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新闻 >> 云南新闻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聚焦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系列报道之二 降低刑责年龄能否遏制犯罪低龄化?
2019年11月07日 10:12:29  作者:本报记者  郑玉明  姜燕萍  吴怡/文  陈磊/图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后,修改未成年人刑责年龄的呼声再起,有人提出,未成年人保护法不应该成为涉罪未成年人的“保护伞”,建议修改相关法律。

  近日,记者走进云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采访与两部法律密切相关的一线警察、法官以及律师,倾听他们对降低刑责年龄能否减少未成年人犯罪的看法。

  犯罪低龄化趋势明显

  15岁的潇潇忘不了自己进入看守所的那一天,不仅失去了自由,还错过了妈妈的生日。

  潇潇出生在单亲家庭,出生仅50天,父母就分开了。从此,在她成长的记忆中,只有妈妈、姥姥、舅舅、舅妈和继父。继父有持续多年的暴力倾向,曾因琐事对她挥刀相向,也曾因为不满舅舅、舅妈对潇潇的管教,将二人砍伤。因为暴力,妈妈与继父分分合合,与姥姥几乎断绝了关系。

  潇潇说,3年级之前,自己的成绩“排名靠前”,继父来到家里后,她感到了强烈的被忽视感。逃学、打架……潇潇开始用叛逆的行为引起妈妈的注意。然而,潇潇不但未能“赢回”妈妈,还成为了让妈妈百般头痛的“问题孩子”。于是,在初一这一年的假期,潇潇从昆明市一所很好的中学被转去了宜良一所全封闭军事化管理的学校。

  2018年7月,潇潇同宿舍的两个孩子因为想家,就商量着用被子把宿管阿姨捂晕后偷跑回家。这个建议得到了几个孩子的共同响应,几人甚至还为此做过演练。

  偷跑当天,潇潇和室友们拿着准备好的洒了花露水、沐浴露的毛巾,不顾一切捂住宿管阿姨的口鼻,几人按照之前的约定,按头的按头,按手的按手,直到阿姨没有了动静,几个孩子才仓皇地向外逃去。

  然而,逃跑计划失败了。还没有跑出学校大门,几人就被学校的值班人员发现,悉数逮了回来。法医的鉴定报告送到潇潇面前时,她才知道,宿管阿姨死了,死亡原因是窒息。

  潇潇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在铁窗中度过8年的青春,和她共同服刑的,还有另外5名室友。因未满14周岁,与潇潇同案的主犯并未承担刑事责任。

  目前,我国未成年人犯罪年龄日趋低龄。有数据显示,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的初始年龄相比20年前提前二至三岁,这一低龄化趋势还在进一步扩大。“过去,涉罪未成年人中,大部分是接近成年的,16岁、17岁居多,但近几年来,低龄化趋势凸显,14岁、15岁犯罪未成年人增多,甚至有不少14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还实施了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的行为。”云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宣教科科长李志雷说。

  发现苗头要及时干预管理

  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法官吴春燕在涉罪未成年人审判工作岗位上干了近10年。近10年来,她审理过各类涉罪未成年人案件,综合犯罪原因,她认为家庭溺爱、家庭不健全、家长对孩子疏于管教等都是未成年人犯罪或者被害的主要原因。

  曾经有一个案子给吴春燕留下了深刻印象,一个不到16岁的少年迷恋网络主播,并想要成为一名网络主播,于是在父母的溺爱下,花了几十万打赏网络主播,最终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当父母拿不出钱来给他时,他通过抢劫获得钱财,继续打赏主播。最终,这名少年因犯抢劫罪被判刑。

  和父母溺爱形成对比的是父母外出打工,孩子成了留守儿童,由于得不到有效管教,孩子也很容易误入歧途。

  有一个孩子1岁时,父亲因为犯罪被判刑,母亲和父亲离婚后一走了之,孩子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父亲出狱后组建了新的家庭,但对孩子依然不管不顾。孩子16岁时,发生了第一次犯罪,但是由于情节不重,检察机关不作为犯罪处理,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相关规定,相关政法部门对其进行了司法救助和帮扶,其父亲到庭之后也表态要好好管教孩子。

  “在审判工作中,我们发现一些涉罪未成年人在14岁之前就存在违法行为,如果当时就有社会或者家庭的力量,对其进行分级追踪管理,那么他(她)再犯罪的概率就会下降许多。“吴春燕说。

  降低刑责年龄的惩戒作用待斟酌

  “保护未成年人很重要,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也同样重要。”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谭琳说。

  如何做到预防与惩戒并行,修改刑责年龄又是否能解决犯罪低龄化的问题?

  云南民定律师事务所律师艾巾琛认为,如果仅是一刀切的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并不是最理想的做法,虽然能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但假若对应负刑事责任的“8类重罪”的刑事责任年龄从14岁降低至12岁时,11岁的未成年人犯这“8类重罪”时,又该如何惩戒?修改年龄的作用是有限的,甚至会助长个别清醒认知规避刑责年龄的涉罪未成年人完美逃脱刑事责任,又失去对普遍心智不成熟的未成年人的保护。

  艾巾琛建议,在完善未成年人保护、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各种机制的情况下,还应当关注未成年人的心理变化,对其关心、爱护,给其营造良好的社会、校园、家庭环境,助其塑造健全、健康、积极的人格,在未成年人犯罪时宽容不纵容,给予未成年人全面的保护。

  云南雁序律师事务所律师白杰认为,国家制定和实施未成年人保护法及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目的和宗旨均在于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这里的“未成年人”既包括合法权益被侵害或潜在的可能被侵害的未成年人,亦包括因家庭、学校教育、监护缺失而品行不端甚至违纪、违规、违法犯罪的问题少年。国家立法对未成年人予以特殊保护是建立在对未成年人心智可塑性基础上的,这就是说哪怕是问题少年,国家的态度都是可以且应当挽救的,是法律保护的对象。至少应当以教育挽救为主,惩戒为辅。单纯以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扩大刑事追诉的年龄范围,以期通过惩罚、震慑达到预防或减少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发生的想法是值得探讨的。

  白杰认为,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扩大刑事追诉年龄范围,会强化刑罚惩戒作用及否定性评价在未成年人心中的认知,错失其他惩戒功能较弱的教育措施的挽救机会。

  对于未成年人严重犯罪是否应该重罚的争议,吴春燕认为,应该按情况而定,总体上应该给孩子改错的机会,但是机会需要视情况而定,按照目前的法律,未成年人的前科不作为量刑的评价,但有过吸毒等违法行为的,在处罚上有差别。如果是从轻处罚,则需要考虑到父母的管教问题,有些案件连开庭都找不到父母,如若判轻之后,没有家长的有效管教,则不如判处实刑,送到少管所,通过专业的人更加规范和全面的管教。从预防犯罪和保护未成年人的角度来说,年龄不是重点,单纯降低年龄是否真能达到惩戒和预防犯罪,值得商榷。“关键还是家庭教育不能缺失。”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