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政法法务 >> 政法网群 >> 政法之星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警察故事:一家三代67年的"警色"
2019年10月23日 09:30:57  作者:吴佳临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从警10年,亲身体会到监狱工作的艰辛,也能体会到这份事业的成就感;从警10年,从青涩轻浮走向成熟稳重,从优柔寡断走向干练果敢,可以感受到岁月积淀后,对监狱事业的那份深厚感情。

  回首走过的10年,在爷爷那一代监狱警察打下的基础上,沿着父亲指引的方向,一直前行……
 
 
  三代警察,见证一样的色彩
 
  如果有人问我是干什么工作的,我会自豪地跟他说:“我是根正苗红的监狱警察。”为什么说‘根正苗红’?因为我已经是我们家第三代监狱警察了。可以说,从爷爷到父亲,再到我,3代人见证了新中国监狱事业的发展过程。”
 
  1952年,爷爷19岁,离开老家到思茅当兵。时值新中国监狱事业起步阶段,他所在的部队接到命令,押解一批服刑人员来到普文。在这个荒芜的小镇上,爷爷和他的战友们用自己的双手开垦荒地,用茅草土坯搭建简易监舍和工棚,就这样,景洪监狱的前身——普文农场建起来了。转业后,爷爷选择留在农场,开始了监狱警察生涯。
 
  1978年,父亲16岁,作为当时劳改系统对调招工中的一员,他背着铺盖、提着水壶和脸盆,登上了离乡的汽车,到了1000里以外的草海农场。父亲工作时,新中国的监狱事业又向前发展了20多年,条件比爷爷参加工作那会好多了,但工作环境仍很落后,那时的监狱连电网都没有,监管安全主要靠人防。警察每天的工作就是带着服刑人员下地干活,风里来雨里去的,和农民差不多。
 
  2008年,我22岁,大学刚毕业,踌躇满志的我想在外面闯出一片天地。但是父亲的一通电话,把我心中刚刚升起的火苗给浇熄了。父亲要我回云南工作,考公务员,我当时心里有些不愿意,虽然我从小就把像父亲这样穿警服的人当作偶像,但真要我放弃自己的专业,回来做一名监狱警察,我还是觉得有点不甘心。但我最终还是答应了他。考试很顺利,2008年底,我进入省女二监工作,成了我们家第三代监狱警察。
 
  爷爷的嘱托,寄予一样的使命
 
  2009年,回老家过春节时,爷爷忽然说要和我谈谈关于工作的事,他把我拉到身边坐下,跟我说:“佳临,你现在参加工作了,算是爷爷的接班人,你们现在的工作条件可比爷爷当年好多了。”说到这,爷爷抬起头,把目光投向了远处:“我以前是个孤儿,靠到处给别人打短工为生,日子过得很辛苦。解放前我去了思茅,准备找点长久的活干,正好碰上征兵,征兵的人看我是个孤儿无依无靠的,就收下了我。就这样,我成了一名军人,在部队学习文化知识。转业后我成了一名监狱警察,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了家庭和儿女,最重要的是有了自己的信仰和这一辈子都想为之奋斗的事业。你要好好珍惜这份工作,我希望你能像你爸爸一样,继承我的信仰,做一名尽职尽责的好警察。”
 
  听完爷爷说的话,我才知道原来爷爷对这份工作有如此深的感情,同时我也想起了父亲。我的幼年时光,基本上是在对父亲的思念中度过的。我上学前班的时候他被安排到外役点去工作,外役点离家很远,工作又忙,平时根本见不到他。父亲这一去就是4年,1995年底,从外役点回来后,父亲担任草海农场第四大队大队长,从此他的工作压力更大了,连节假日都得守在队里。我又在县城上学,只有休息日才能去队上和父亲聚一聚。
 
  和父亲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很快乐,他写材料的时候,我就坐在他对面写作业、看书。这个时候,他就会跟我讲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他常跟我说,“长大以后要做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那个时候,我不太能理解这句话,觉得这范围也太大了。工作以后我才懂了父亲的话,这句话其实一直是他做人做事的准则。父亲一直用自己的坚持来诠释他对监狱工作的热爱和忠诚。再想想,他这一点,还真像爷爷。
 
  感悟成长,传承一样的信仰
 
  如今我又沿着爷爷和父亲的足迹,踏上这条充满艰辛、喜悦及荣耀的征程。和他们相比,我是幸福的,因为现在监狱的设施已经很完善了,警察的生活有了保障。从我走上监狱人民警察岗位到今天,已经过去整整10年,这10年里,我当过监区内勤、专职团干、教育警察、宣传教育警察、指挥中心警察,再到现在的监区政工员。每换一个岗位,对我来说都是一次新的挑战,也是一个新的开始。10年里,我在面对工作时也有过迷茫、不耐烦甚至是怀疑,但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问问自己,是否还记得刚刚工作时那个面对未来充满干劲和希冀的我。
 
  监狱工作从来都不简单,从来都不轻松,从来都不随意,不管在哪个岗位上,都充满压力和责任。作为一名女警察,承担的责任就更多了,我们既是管理服刑人员的警察,又是教育改造服刑人员的特殊教师,还是家里的母亲、妻子和女儿。来自工作、生活和家庭的三重压力让我很多时候都觉得喘不过气来,但这个时候,我想得最多的是自己身上的责任和最初的选择。
 
  10年时间,我亲身体会到了监狱警察工作的艰辛,但我也体会到了其中的成就感和快乐。这份执着和信仰将我们三代人紧紧连在了一起,我注定要为新时期监狱事业奉献自己微薄的力量。
 
  吴佳临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