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法制报电子版 新浪微博 抖音 全站搜索 公告搜索
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法治云南   清风云南   云法网评   扫黑除恶   案件传真   法律服务   以案释法
天平之光   检察风采   云南警方   司法行政   云南禁毒   交通安全   平安校园   理论学习   云法视频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医院漏诊导致年轻妈妈去世 法院判决承担一半责任
2020年06月17日 10:22:25  作者:谢盛梅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关注云南发布微信号

  近日,昭通市巧家县48岁的和某收到19万余元赔偿款,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这无疑是一笔巨款,他竟不知该如何处置。“妈妈去哪里了?妈妈怎么还不回来?”当3个未成年的孩子一遍又一遍地问他要妈妈时,他强忍悲痛,对这笔钱有了打算:将3个孩子抚养成人,让妻子的在天之灵得以安息。

  案情
  疑似鼻炎就医14天后身亡

  2019年3月16日,于某因“鼻炎,流鼻涕,双眼瘙痒2天”到巧家县蒙姑镇新塘村卫生室就诊,卫生室开了3组液体静脉滴注药物对其输液治疗。在输入第2组液体时,于某出现呼吸困难、恶心及头部、腰部疼痛等症状,卫生室重新换液体输入后亦无缓解。17时53分,于某经120转诊至巧家县人民医院,医院给予其吸氧、心电监测、改善心肌供血等治疗。

  次日11时17分,于某感觉烦躁不安、头痛,血氧饱和度仅62%,经医院行气管插管术辅助呼吸后,血氧饱和度上升至90%,但呈深度昏迷状态。直至2019年3月30日,于某仍深度昏迷,期间多次反复出现血压、血氧饱和度下降,医院进行相关治疗后病情并未好转。当日17时10分,于某突然出现呼吸、心跳骤停死亡。

  经鉴定,于某的死亡原因为脑梗死、脑干出血,继发肺淤血、水肿、透明膜形成及胃炎、肠炎等疾病,终因心跳骤停、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3个未成年的孩子失去母亲,一个曾经幸福的5口之家陷入绝境,于某的丈夫和某认为,妻子因为鼻炎就医,村卫生室和县医院在提供诊疗服务过程中未对病情进行合理评估,未及时釆取积极有效的诊疗措施,最终导致于某死亡。于是,他到巧家县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令卫生室和县医院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共计883225.41元。

  对此,村卫生室愿意承担5%以下的过错责任,同时认为和某主张的赔偿费用较高,被扶养人和于某均为农村户口,应按上一年度农村居民消费性支出作为计算标准。

  县医院则认为,其在为于某提供诊疗服务过程中并无过错,不应承担责任;于某及家属有故意隐瞒病史的行为,且拒绝医务人员的合理建议,其拒绝转院是导致此次事故的根本原因。

  判决
  按照鉴定意见进行赔偿

  经原告和某申请,法院请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被告卫生室、县医院为于某提供的诊疗行为中有无过错和被告实施的诊疗行为与于某的死亡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原因大小进行鉴定。1月31日,该中心出具鉴定结果:卫生室在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该过错为被鉴定人死亡损害后果的诱发或加重因素,承担轻微责任,建议参与度为5%至10%。县医院在对被鉴定人于某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该过错为被鉴定人自身疾病共同导致被鉴定人死亡的损害后果,医院承担同等责任,建议参与度为50%。

  根据尸检、文证审查、现场阅片结果及专家会诊意见,被鉴定人于某2019年3月16日、3月17日的CT片均可见左部颅骨凹陷,局部软组织肿胀,右侧后颅窝、基底节外伤性出血征象。上述影像学表现与法医病理学检验所见相互印证,损伤、出血部位一致。于某死因为“颅内出血未得到有效治疗,颅内压持续增高,多种并发症发生,最终致中枢性脑疝形成、呼吸循环衰竭死亡”。证据明确,医方在被鉴定人疾病发展过程中存在影像检査阅片漏诊,致病情不逆,最终导致患者死亡。

  法院认为,根据鉴定结果,被告卫生室和县医院在对于某的诊疗过程中均存在过错,二被告的过错与导致于某死亡的事实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应承担相应过错责任。结合鉴定意见,法院确定由卫生室承担10%赔偿责任,由县医院承担50%赔偿责任。于某和原告抚养人均为农村户口,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经核算,各项损失费用共计350072.4元,由县医院赔偿175036.2元,卫生室赔偿35007.24元。

  释法
  依靠病历但不迷信病历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表示,对于医疗损害责任类专业案件,律师应当具有专业知识,才能相对准确地分析案情。此外,律师确定代理案件后,不能被表面现象所迷惑,应多问几个为什么,对疾病性质应有自己的独立判断。

  医疗损害责任案件的重要乃至唯一关键证据就是病历,病历记载了案件全部事实包括病情和治疗经过。医疗案件律师应依靠病历,但不能迷信病历。正如本案,病历资料中并未记载患者有外伤史,甚至仅通过尸检报告也无法知晓患者颅内出血的时间点,而本案律师通过阅片会诊,发现了患者入院时已有外伤性出血,而医方存在漏诊的重大过错。

  本报记者 谢盛梅

图片焦点
“借我点钱吧,我全家来还!”法官:未经确认不具约束力,家人不承担还款责任
停车难勿任性 占用消防通道违法
72岁老人脾切除后去世 医院篡改病历被判承担全责
健身房还没开业就关门 会费找谁要 律师:会员可起诉总公司
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3195967 举报邮箱:ynfzbjb#163.com(#请替换成@)
Copyright @ 2006-2020 云南法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

微博
微信
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