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肺囊肿手术失败致患者身亡 法院判医院承担60%赔偿责任
2019年12月12日 09:23:24  作者:谢盛梅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一个良性囊肿,医院进行了两次手术,结果第二次手术失败,患者不幸离世。在家属不同意尸检的情况下,如何判断医院的诊疗行为有无过错?

  案情

  两次手术后患者身亡
 
  2018年7月20日,王某因“双下肢浮肿2月,左肺下叶占位5天”到省肿瘤医院就诊。入院后,其按医院要求进行了相关检査。医生吿知王某,其左下肺有一个良性囊肿,初步诊断为“左肺下叶占位病变”,需手术治疗。
 
  2018年7月29日,医院对王某行“VATS辅助小切口左肺下叶楔形切除术”,术后王某被转入重症监护室治疗,并出现持续发热、肺部感染、右肺动脉栓塞、左下肺不张等后果。
 
  2018年8月24日,医院告知王某家属需再行手术治疗,并于次日行“左肺下叶楔形切除术”。手术失败,王某经抢救无效死亡。事发后,王某家属多次找医院协商解决此事,均未果。
 
  王某家属将医院起诉至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要求医院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交通住宿费、精神损害赔偿金共计42.9万元。
 
  院方认为,王某转入监护室后出现的感染属术后并发症,不属于手术导致的严重后果。第二次手术有手术指征,符合医疗规范,是王某病情的变化导致该案后果的发生。
 
  经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医方向王某提供诊疗服务过程中,未尽到注意及相应诊疗义务,违反诊疗常规,疏忽大意,术中对王某病情评估不到位,术后诊断不完整,未及时采取积极有效治疗措施,最终导致王某死亡的损害后果。庭审中,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对手术方式、患者病情、手术难度等方面进行阐述。
 
  鉴定人指出,医院术前拟为王某行“VAST辅助小切口左肺下叶楔形切除术”,但在术中探査认为“胸腔镜下难以很好暴露视野,予延长主操作孔至约12cm”。手术方式改变后,院方实际是为王某进行了开胸手术,但在此过程中,院方未将术中发现情况与王某家属进行沟通并要求家属签字,客观上存在医患沟通不到位及不符合《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的过错。
 
  结合王某术前CT片及手术记录,鉴定人认为,手术记录的术中所见与术前影像学检査显示的影像吻合,且术中术后病理检验结果也符合肺隔离症局部病理改变。院方在术中未能探查出王某存在肺隔离症,且在解剖困难、病情复杂、手术难度大的情况下,未进一步考虑是否需根据术中情况与上级医师沟通或讨论手术方案的调整问题,而是按既定手术方案为王某继续施行“楔形切除术”。
 
  术后,院方仍未诊断出王某肺隔离症的存在,而是诊断为“左下肺叶错构瘤并脓肿形成”。肺隔离症的最佳手术方案是肺叶切除术,如术中院方能及时发现王某系肺隔离症,就可调整手术计划从而避免第二次手术。
 
  判决

  医院承担60%责任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鉴定意见,被告医院为王某进行的第一次手术中,存在医患沟通不到位、部分病历书写不规范、术中病情评估不全面、术后诊断不完整的过错。但根据当时的诊疗条件,王某手术已进行半程,如中途不转为开胸继续手术,其可能会发生失血性休克,从而导致更严重的后果。故法院认为,院方虽未将术中情况及时告知家属,但改变预定手术方式系出于救治王某的客观需要,且未对其造成不必要的损害。
 
  虽王某未进行尸检,无法明确其最终死亡死因,但院方的上述过错影响了其对王某疾病的最终确诊,导致拟定的手术治疗方案并不完全对症,从而对王某肺隔离症的治疗造成一定不利影响。
 
  鉴定人也提出,肺隔离症的发病率仅为0.15%,目前临床经验不多,给院方确诊带来一定难度,即便院方在术中做到积极汇报讨论病情,也不一定能作出正确诊断。结合王某自身疾病的特殊性及院方过错对王某出现死亡后果的影响程度,法院酌情判令由医院承担原告损失的60%,其余损失由原告自行承担。
 
  法院确认原告误工费、护理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交通费等合计26.42万元,由被告承担60%即15.85万元,加上精神损害抚慰金1.5万元、鉴定费1.25万元,医院共赔偿原告18.6万元。
 
  释法

  不能尸检 鉴定病历最关键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孙迪表示,在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中,尸检是非常重要的,但并非必须尸检才能胜诉。在没有进行尸检的情况下,也可通过诉讼策略获得法院支持。
 
  该案中,患者方拒绝尸检,但拒绝尸检并不意味着不能维权。因为在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鉴定为王,而鉴定病历资料是最为关键的,病历资料能体现医方的整个诊疗过程,其诊疗行为有无过错与尸检与否并无直接关联。
 
  以该案为例,虽然王某死亡后未进行尸检,无法明确其最终确切死因,但法院认定医院在诊疗过程中存在的过错,影响了其对王某疾病的最终确诊,导致院方拟定的手术治疗方案并不完全对症,从而对王某肺隔离症疾病的治疗造成不利影响。因此,法院判决由医院承担60%的赔偿责任。
 
  本报记者 谢盛梅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