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漏诊致孕妇胎死腹中并伤残 法院判两家卫生院共赔偿90余万元
2019年11月04日 09:40:51  作者:本报记者  谢盛梅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因前置胎盘没被医院检查出来,怀孕32周的孕妇大出血致胎死腹中,肾脏器官衰竭,丧失劳动力,造成二级伤残,身心受到双重打击。经审理,法院判决为其产检的两家卫生院共赔偿90余万元。

  案情 胎死腹中 孕妇身心受损

  张某怀孕后在昆明市寻甸县联合乡卫生院建立围产保健手册,随后一直在该院进行产前检查。最后一次产检提示,其宫内孕,活胎,未见异常。

  两天后,张某因流血到寻甸县倘甸中心卫生院就诊,医生进行了B超检查,显示张某宫内妊娠,单活胎,未留张某入院观察。

  回家后张某发现流血增多,家属紧急将其送至寻甸县凤合镇卫生院,医生要求张某转院治疗,家属随后拨打120将张某送至昆明市延安医院。昆明市延安医院检查后发现胎儿已死在宫内,为张某做了“子宫下段剖宫产取胎术”,术后张某转入该院重症医学科治疗。

  20天后张某出院,出院诊断为急性肾功能衰竭,中央前置性胎盘粘连,产前出血、失血性贫血,失血性休克,急性左心衰,双肺感染,建议其继续透析治疗。

  经鉴定,张某伤残级别为二级,劳动能力完全丧失。

  张某及家属认为,倘甸中心卫生院医生无检查资质,联合乡卫生院、倘甸中心卫生院、昆明市延安医院对张某未予以足够重视,存在漏诊、延误治疗等严重过错并最终导致胎死宫内、慢性肾衰等严重后果,三家医院存在明显医疗过错,给张某造成巨大精神物质损失。

  张某遂至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昆明市延安医院、倘甸中心卫生院、联合乡卫生院赔偿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75.94万元。

  云南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显示,联合乡卫生院为张某提供的产检未见胎儿B超检査记录,也未告知孕妇需进行胎儿系统B超检査,存在一定过错,建议医方负轻微责任,责任比例为5%。

  倘甸中心卫生院的诊疗行为中,产前彩超检查未诊断出前置胎盘,存在漏诊,对患者有效控制病情的发展存在延误,存在过错,建议医方负责比例为45%至55%。昆明市延安医院不承担责任。

  联合乡卫生院认为自己的诊疗行为无过错。倘甸中心卫生院对鉴定意见书认定的责任比例有异议,认为该院是一级医院,诊疗条件有限,其检查行为只是诱因,原告自身体质特别和疾病的凶险是导致损害的重要原因。张某的医疗费已报销90%以上,其主张的各项赔偿应依法予以扣减。

  判决 两家卫生院共赔偿90余万元

  庭审中,云南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员出庭陈述称,胎盘位置检査是孕产妇中后期检查中非常重要的检査项目,如能诊断出前置胎盘,可及时采取卧床静养治疗、提前住院待产等措施,以有效控制病情。该案中,联合乡卫生院、倘甸中心卫生院均未检查出前置胎盘,亦未进行进一步处理。

  此外,医院未履行告知义务也存在过错,原告在联合乡卫生院4次产检,该医院没有条件进行胎儿系统B超检查,应告知原告到有条件的医院进行检査,但未看到告知材料。

  法院认为,鉴定人员出庭陈述与该案具有关联性,予以采信。被告联合乡卫生院为原告张某提供诊疗过程中,产检未见胎儿B超检查记录,也未告知需进行胎儿系统B超检査,存在一定过错,参与度为5%。

  被告倘甸中心卫生院的产前彩超检查未诊断出前置胎盘,存在漏诊,对有效控制病情的发展存在延误,过错参与度为45%至55%。被告昆明市延安医院诊疗行为未发现有过错。

  综合考虑原告的自身病情特点及被告医院的过错情况,法院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第五十四条规定,确认联合乡卫生院承担5%的赔偿责任,被告倘甸中心卫生院承担55%的赔偿责任。法院确认原告产生的各项损失为149.26万元,联合乡卫生院承担7.463万元,倘甸中心卫生院承担82.093万元,同时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

  释法 医保享有的权益不应在赔偿中扣除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表示,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患者在诊疗过程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但由于医疗侵权不同于一般侵权纠纷,患者由于病情变化可能需转院治疗,因此会存在多个侵权对象,对此需要通过医疗过错鉴定,在明确过错的同时,将侵权对象的参与度予以确定,避免侵权对象之间互相推诿的情况发生。

  该案中,正是鉴定专家将医院的过错及过错参与度予以确定,法院才能综合评定患者病情特点、医院的医疗水平、过错程度等,从而确定赔偿责任。

  至于患者在就医过程中,医保报销部分是否应当在赔偿数额中予以扣除的问题,李军认为,患者之所以能通过医疗保险报销部分医疗费用,是因为患者在就医前购买了医疗保险,该部分费用是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对居民的医疗补助,是患者独立享有的权益,与医疗机构的侵权行为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法律关系,医院的主张扣除,无任何事实及法律依据。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